别激动,灭掉微信的,不会是另一个微信!
点击:180 时间:2019-01-17 作者:admin
本文来自网易科技,作者孟倩 彭丽慧 崔玉贤1 月 15 日,票圈热闹非凡,三款社交产品张一鸣的“多闪”、王欣的“马桶MT”以及罗永浩的“聊天宝”同一天发布,被解读为“三门派围攻微信”,众声沸腾。出人意料,微信屏蔽了三款产品的下载链接。“天下苦微信久矣”,王欣感叹,这位快播的创始人入狱 4 年,出狱半年推出了匿名社交产品“马桶MT”,但被认为其对监管“不摔跟头不理解。”锤子创始人罗永浩称,历史会记住这一天,“要记住这三个刚刚社交软件被国民级应用彻底封杀。”张一鸣没有出席多闪的发布会, 93 年的多闪的产品经理徐璐冉在发布会上称微信的张小龙为“龙叔”。其实, 15 日当天还有一条新闻,围绕着微信的生态做服务的创业 4 年的一家公司在香港上市了,市值 67 亿港元。天下创业者和投资人羡慕微信久矣,围绕着微信的生态都能做成众多的独角兽公司,何况敢直接挑战微信的公司。

但挑战微信被人认为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2013 年- 2015 年,几十个各种类型社交APP都渴望在微信的阴影下求得一席之地,至今只陌陌、脉脉、淡蓝等垂直领域的社交软件存活,其他早已灰飞烟灭。乐见再度有新进入者挑战垄断者,这也是大家兴奋之处。但在 15 日的热闹之后,有投资人和创业者也给泼了冷水:“我为什么要做装一个新的社交产品?”更有段子调侃,在多闪上聊得挺好的,最后加了微信。正如在《腾讯传》所写的,“即将消灭你的那个人,从来不会出现在一份既定的名单中。”

 而能灭掉微信的,不会是一开始就对标微信的。王欣的匿名社交:监管和人性之恶原快播创始人王欣旗下的云歌智能社交产品马桶MT在 14 日晚间就已上线,引发了众多用户慕名前往官网下载、体验,但不幸地是上线不到一小时就已被微信屏蔽。王欣连发三条微博控诉微信,愤怒地问:“不知道你们在怕什么。”

但在分享会上,王欣表示 2019 年将会是社交产品元年。而他要在“新一代社交产品的元年”留下点什么。毕竟,匿名社交从来没有人做成功过。“天下苦微信久矣”,王欣对竞品毫不避讳。王欣在交流会上表示,“我们所有产品的初衷都不是为了跟谁竞争,我们选择的是一个不同的切入点,我们更看重是否解决了用户的痛点,这是我做产品的标准,也是云歌的标准。其实用户反馈马桶是个小众的东西,能得这种的反馈我很开心。马桶MT践行了王欣反其道而行的产品理念。在这款产品的介绍中提到“这是朋友圈的影子”。匿名熟人之间打探消息,会有一些爆料、吐槽和表白的功能。王欣表示简单来讲,这就是真实的朋友圈。“正常实名制的朋友圈不会是真实表达。而用户希望有一个平台能够真实表达自己,不仅能表达好心情,也可以表达不好的心情。”但王欣也清楚地认识到未来用户一定会回流微信,因为马桶MT并没有取代它。“马桶是所有社交网络的影子和反面,它有很多内容是社交网络没有的。”王欣试图制造一张人脉暗网,来实现自己未竟的创业梦。而此款产品一出,不禁令人想起过去匿名社交的败局,此前的无秘曾经风靡一时,但现在已经消失无踪。

目前这条赛道上无正规选手在场。王欣选择这条赛道虽说没有对手,但是面临着监管的风险以及“人性之恶”的再生。匿名的不可控性导致未来会发生很多不可预料之事,何况互联网监管比从前更为完整严格。很多业内人士对此并不看好,并且还警示王欣 “不要再跌跟头”,使产品成为第二个快播。而匿名社交,微信其实也尝试做过,微信的漂流瓶和附近的人两个功能都是基于匿名社交做起来的,然而现在漂流瓶因涉嫌色情已被关闭,附近的人也并没有获得太好的口碑。王欣愿冒天下之大不韪做匿名社交,恐怕前路并不好走。张一鸣的多闪,防守还是进攻?字节跳动在宣布抖音国内日活超过2. 5 亿的同时, 发布了独立社交产品多闪,主打视频社交,定位是熟人社交。这款产品依然基于短视频——字节跳动这一擅长并领先的领域,“多闪”以短视频+社交为基础,其中主要功能为“随拍”,用户拍下的视频在 72 小时内可以被别人看到,而 72 小时后则转换为个人相册。这是字节跳动第一次举办产品发布会,字节跳动CEO陈林、抖音总裁张楠均出席发布会,可见对此次产品发布的重视。而这款视频社交产品则由一支 90 后团队打造,产品负责人也不过是刚刚 25 岁的年轻女孩。

在产品发布会上, 25 岁的徐璐冉作为发言人,同时也代表了年轻人,讲述了关于视频社交的想法。在做这款产品的初衷上,字节跳动团队解释得合情合理,他们表示在抖音中发现了众多社交需求,比如在社交平台上用抖音的短视频进行交流和互动,但这些需求并没有很好地被满足,反而被抑制了。于是他们的团队决定做一款能够服务用户的社交产品。今日头条CEO陈林则在现场明确表示“希望微信不要把我们当竞争对手。抖音和微信面向的不是一个群体。” 几天前,张小龙在微信公开课上将微信形容为一个广场,身在其中压力很大,也不敢随便发言或是放松。陈林则认为多闪只是针对最亲密的人,把多闪当做客厅,邀请亲朋好友进来。虽然陈林如此表示,但是野心依然抵挡不住。陈林在现场透露,春节过后可能还会有其他动作,目前多闪只是牛刀小试。而今天多闪的链接也不出意外的在微信中被屏蔽,陈林对微信高呼“不必”,但是这似乎并不会起什么作用。多闪的发布基于抖音巨大的流量基础,业界人士认为这是符合字节跳动整个公司的大布局。而其产品发布中对用户诉求分析非常准确,但是很多人对今天的这款产品依旧不感冒,甚至连其公司内部员工也在社交软件上匿名吐槽,表示产品实在毫无亮点,“吹牛皮吹大了”。在发布会现场,字节跳动也接受了媒体采访,回答了多闪定位为熟人社交是否准确的问题。陈林坦然表示DAU天花板会比较高,而熟人社交的定位能否充实起这款新产品的未来仍是未知。只不过在头条与腾讯的大战中,社交方面头条这次算是真正出手了,直指腾讯命门。罗永浩的聊天宝:有钱够送吗?已经消失了一段时间的罗永浩 1 月 15 日再度回到了舞台。子弹短信在App Store社交榜首待了 13 天,不分品类的全榜上待了 9 天, 30 天用户数达到 700 多万。罗永浩经历了子弹短信迅速爆红,又迅速衰落之后,开始求变。目前这款最新的由“子弹短信”更名的“聊天宝-原子弹短信”,

今日已在App Store上架。据官方介绍,“聊天宝是一款可以获得奖励的聊天软件,聊天、看新闻、邀请好友、购物,都能获得奖励。同时,聊天宝也是一款超高效率的即时通讯应用,针对查看、发送及处理消息都做了大量优化。”子弹短信还新增婚恋功能”缘分100“,当开启有缘人后,用户回答 100 个问题从而匹配到附近的有缘人,遇到对方的时候会发出滴滴滴的声音。这次罗永浩还抱上了支付宝的大腿,支付宝是聊天宝独家合作支付方,集五福活动中将会导流给聊天宝。罗永浩表示,中国这么多年没人做社交了,今天碰巧三家在同一天推出社交软件。但王欣的“马桶MT”推出没多久就被微信封杀了;今日头条的社交软件“多闪”推出没多久也被微信封杀了。开场前得知聊天宝也被微信封杀了,使得聊天宝在微信朋友圈分享是打不开的。为了纪念今天,罗永浩还单独做了一个页面“20190115.t.tt”打开后可以显示多闪、马桶MT和聊天宝这三个社交软件。罗永浩的送钱社交在投资人眼中并不十分靠谱。罗永浩的送钱社交类似 2018 年风靡的区块链的“聊天即挖矿”模式,这类模式有成功者如趣头条,但更多的是众多的失败者。原因在于成功的关键点不在于“聊天即挖矿”模式本身,而在于业务本身--能否做牢关系链。简单的“聊天即挖矿”“阅读即挖矿”等模式在 2018 年铩羽而归。有知名的区块链投资人表示,在 2017 年区块链爆火的时候,也曾花几千万投资了 5 个社交产品,到今天基本全军覆没。而且,送钱社交模式前期需要有大量的现金要补贴给用户,这个也考验罗永浩的现金储备。三款社交产品的发布构成了热闹的一天,但是后续发展如何,还有待时间考证。而想要撼动腾讯的社交帝国恐怕并非易事,即便在今天微信日活过 10 亿,可能已经到了由盛转衰之际。围观者不穷,微信并非按兵不动“我们必须要让我们的产品不停的往前去适应这个时代。而不是说我们因为害怕用户的抱怨,我们就不去改变它了。”

一周前,张小龙在 2019 微信公开课上定义了什么是好产品。他谈到最近微信7. 0 的发布,让非常多地人吐槽。他开玩笑道:“在中国来说,每天都有五亿人在说我们做的不好,每天还有一亿人想教我怎么样做产品。”张小龙心里很清楚,其实微信每个大的改版都会带来很多人不适应。特别是微信这样一个十亿用户量级的产品来说。于是张小龙也在不断寻求着改变:朋友圈、小程序、小游戏、短视频以及企业微信等,都是张小龙在寻求突破的方向。大象如何起舞并非易事,但要是不思改变,恐怕未来也很危险。而在今天三款社交产品发布之后,大家似乎都嗅到了社交领域一些共存的问题,这值得行业内人士一同去努力。一是社交压力亟需释放。微信公开课上张小龙提到了非常令人吃惊的数字:有一亿人选择了朋友圈三天可见。他思考了这个问题,将微信比作广场,认识到朋友圈有它的弱点,大家想要逃离它。因为朋友圈是一个广场,一个公开广场,所以点赞还是讨论,就会发现广场里面很多人都能够听到。这样带来压力感比较强。而且当好友越来越多,可能这一种压力也会越来越大。而张小龙谈到如果让他重新做一次微信,会有朋友圈,但没有个人相册或者说相册是私密的,别人看不到,拍照片发了朋友圈但同时保存私密相册里面。而今天无论是王欣做匿名社交、还是字节跳动做视频社交,都指向了用户的社交压力。如何能够释放用户被抑制的需求,这是所有做社交的人都在考虑的问题。二是视频互动成为社交趋势。微信在过去一年中,频频在视频上做动作。从最初的小视频到如今力推微视发展,再到7. 0 版本微信发布的时刻视频。视频似乎已经成为社交必不可少的积数。而今天这三款社交产品背后的创作团队都对视频社交的未来进行了自己的解读,随着5G技术的发展,视频将会越来越普及。而同时张小龙嘴中能够让用户压力最小的记录自己和世界的也只有视频。“我们会继续尝试去引导用户,直到真得能够某一天可以很轻松,很自如地拿起手机记录周边真实的世界。”张小龙更表示做视频需要耐心,因为朋友圈已经成为一个大家展示最美好一面的地方。而想做到最真实,则需要打磨。有业内人士在今天三款产品发布会之后评价说:“能不能做成功都是看运气的事,我不知道有了微信为什么还需要其他社交产品。

”有投资人却表示今天整个票圈充满了“今天发布了三个社交App的看热闹氛围。她询问到“我为什么需要另外一个社交软件?”陌生人社交在特定人群、特定场景也许是有需求的。熟人社交在即时通讯之外是没有刚需的。“我要是微信,我也封杀啊,好端端的,为啥要被三个App抱团蹭热度?微信又不是慈善机构。”每个互联网人都有社交梦,可惜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张小龙。我们看到了互联网人对微信的愤怒、敬意甚至是无可奈何。社交产品创业者在这个时代,引发我们的关注,同时也让我们意识到他们的弱小。微信之下,互联网人社交梦虽没死,但并不好开花结果。业内人士也表示目前这只是初步的产品。到时候看后续运营,也不一定出来就是爆款,就像微信刚出来的时候,大家也觉得很难用,看后续迭代了。想要拥有社交的未来,这个问题是否等同于如何打败微信?很显然,目前没有任何人想要把微信当作对手。当微信已经开始谈生态的时候,这些社交产品依然还在为留存发愁。但是在社交路上,微信始终是个无法躲避的挡路石。社交的未来到底属于谁?恐怕没有任何人能够给出明确的答案。“这世界是开放自由的,所有一切仍有待于将来,而且永远如此”。也许当有人能够如张小龙一样,找到自己坚持的原动力,将自己的人格融入产品之时,就是下一个社交时代的到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站长之家编辑 
链接:https://www.chinaz.com/start/2019/0117/983708.shtml 
来源:站长之家